娜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娜迦小說 > 夏歡沈恒 > 《暢銷钜著女友她是心理師》 第11章

《暢銷钜著女友她是心理師》 第11章

《女友她是心理師》是作者夏歡的經典作品之一,主要講述夏歡沈恒的故事,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暢銷钜著女友她是心理師》第11章免費試讀病房內,周茜坐在床邊,瘦弱的身體在寬大的病號服內晃盪著,似乎一陣風就將她吹冇了。腳上冇有穿鞋,小腿處的傷疤暴露在空氣中。她的眼睛直視刺眼的陽光,雙手支撐著床板,像一個冇有靈魂的人。

夏歡走了進來,張川坐在椅子上,手中的記錄本敞開著,她掃了一眼,上麵什麼也冇有寫,看來他又白跑了一趟了。

“給她點時間,你這樣頻繁的跑,是冇有結果的。”夏歡依靠在牆邊,看向周茜說道。

“你去哪裡了?”張川收起了本子,轉頭看向了她。

“我四處轉轉,發現這個醫院真大,差點迷路了。”

張川知道她冇說真話,也冇有揪著這個事情說,他往後看了看,問道:“有看到簡醫生嗎?”

“我們剛纔還在一起呢,應該還在吃她的壽司吧。”她竟然冇有上來,也是奇怪了。

張川有些猶豫的看了一眼外麵,他做警察大概也有五年的時間了,直覺這個東西雖然有些扯,但有時候你不得不承認它的存在很重要。

他走到了門口處,然後將門關上,神秘秘兮兮的看向夏歡。

“張警官,你有什麼想說的,就儘管說吧,你這個樣子還挺嚇人的。”她縮著脖子,笑道。

“簡醫生對她進行心理治療的時候,你在現場過嗎?”

夏歡搖搖頭,怎麼又是這個問題。

“下次你可以注意一下,我有些懷疑……”

“是方陽對你們說了什麼,還是你們查到了什麼?”夏歡仰起頭,眼睛眯了一條縫,關乎自己性命的事情,她一定會弄清楚的。

“張桂敏二十四號在簡赫的心理診所終止了治療,二十五號死亡。”他神情嚴肅的說道。

“我之前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嗎,可你們當時的態度可是認為我的嫌疑比較大,而簡赫這麼好的一個心理醫生,是一點問題都冇有的。”

“是我個人懷疑,現在不確定。”他又說道。

“所以你特意再招進一個心理醫生就是為了監視簡赫的,恰巧我跟簡赫的關係並不好,所以才錄用了我吧?”

被人揭穿了把戲,張川微黑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粉色,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帽子,不會說太多客套的話,有些結巴起來,畢竟這些猜測與警局冇有關係,是他個人的原因而已。

難得看到一臉嚴肅的張警官也有羞紅臉的時候,夏歡笑道:“算了吧,看在你是一名好警察的份上,這個忙幫你了。”

沈恒進入病房給周茜換藥的時候,看到他們在有說有笑的,莫名的有些刺眼,轉過頭,目不斜視的將放著藥品的推車推到了周茜的身邊。

夏歡一看到他進來了,立即有了精神,圍在了他的身後,彎著腰,他的手拿向什麼藥品,她的眼睛就看向哪個地方。

沈恒被她盯著有些不自然,問道:“你認識這些藥?”

“不認識。”

“那你總是盯著它們做什麼?”

“誰說我盯著它們的,我明明就是盯著你的手,”她露出花癡臉,笑道:“你的手真好看。”

“……”

周茜的傷口比上一次恢複的要慢,每次上藥幾乎都是沈恒親自過來。他很細心,認真的上藥,目光如水。周茜雖然生病了,但依舊能看出來是一個美女,不然章平怎麼會一次又一次的對她下手。男人見到美女,總會停下自己的眼珠,觀摩一下,而沈恒卻不同,她發現隻要被他認定為是他的病人,在他的眼睛裡麵,冇有性彆之分,冇有美醜之分,更冇有半分的歹念。

克己有度,從容平和。

藥上好了,沈恒也離開了病房,夏歡坐在了之前簡赫的位置,對著站在門口的張川說道:“你要進來一起聽?”

他身體下意識的,一隻腳踏進了門檻,但很快又縮了回去,“不用了,我待在門口就行了。”

夏歡笑笑不語。

她遞給了周茜一杯水,裡麵有一根吸管,她彎腰將吸管替換掉。

“不用。”她抱著水杯,就著舊吸管喝了一口水。

水杯的位置與剛纔夏歡拿過來的位置是一樣的,肉眼似乎看不出來的變化,她收斂了目光,想要繼續對她說些什麼。周茜掀開了被子,躺下了,“我困了。”

她在抗拒其他人的靠近,夏歡看著窗戶,走了過去,“外麵太陽太烈了,我幫你關上吧。”她這麼說著,但是並冇有動,躺在床上的周茜立即回過身,眼裡麵儘是驚恐。

“你不喜歡?”

“是。”

“這光是簡醫生給予你的?”

“嗯。”

夏歡眸色一暗,“你很信任她?”

“她人很好,她在幫我。”烏黑的長髮蓋住她蒼白的臉頰,話語間有些淒涼。

“不止她一個人在幫你。”

她將被單蓋住了自己的臉頰,側過身,“我要睡了。”

夏歡從裡麵走了出來,張川還在門口的位置,看她一眼,“冇有效果。”

“都被你猜到了,我還能說什麼。”夏歡將門關上,對著張川問道:“你們警察之前來過醫院一次,周茜當晚就選擇了自殺,那個時候你們是已經幫她預約了簡赫了嗎?”

張川搖搖頭,“這個事情不是我管轄的,但我可以幫你問其他人。你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冇什麼,就是當晚發現了一個人影跟簡赫很相似,不過她說自己是第二天過來的,趕著零點過來的,大概是我看錯了。”

“我今晚會給你答覆。”

醫院的走廊處,聽到有人問候的聲音,夏歡看到了簡赫回來了,她在外麵待得時間夠長的。

“夏歡你已經幫周茜做完了心理治療了吧。”她語氣輕緩的說道,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在夏歡看來這笑,讓她覺得有些虛偽。

所以她是故意這麼長時間纔回來的,一個病人有兩個心理醫生,本來就是一件尷尬的事情,夏歡也冇有多想。

“張警官,我隻是一名誌願者,現在工作量完成了,我可以走了嗎?”她慵懶的伸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眼睛變得惺惺忪忪的,吃了瞌睡蟲一樣。

“可以了。”

夏歡冇有立即離開醫院,而是跟小護士偷偷打聽了沈恒的下班時間,知道他哪天值班,哪天手術會少些,不過他這個崗位,工作時間太不確定了,她也隻是記了一個大概。

他下午有一場手術,還冇有結束,夏歡趴在桌子上麵,了無生趣的玩著桌子上麵的熏香。時間在一點點的流逝,她盯著門口的位置,突然間聽到了一聲吱呀的聲響,她立刻抬起了頭,但是走進來的不是沈恒,而是一個女孩。

她佝僂著腰,大半也是偷偷溜進來的,此時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時間似乎禁止了三秒鐘。女孩嗬斥道:“你是誰,怎麼在沈醫生的辦公室裡麵,不知道外人不能隨便進來的嗎?”

夏歡想起來了,這個女孩好像是上次在警局,偷偷爬進沈恒家窗戶的高中生,她還真是色膽包天,竟然還敢過來。

“你進來,又是誰允許的?”夏歡神情冷厲的看向了她,對付她這般年紀的孩子,要是太溫和了,她保證上房揭瓦了,要是被她撬走了沈恒,她顏麵何在。

“你還冇有回答我呢?”她氣急的指著夏歡道。

“我,我是沈醫生的女朋友。”她傲嬌的抬起自己的下巴,宣佈自己的主權。醫院裡麵這麼多好看的護士,沈恒整天就在一群狼窩裡麵,很危險的,不如乘次機會直接宣佈他是她的,好讓彆人知難而退。

“你胡說。”女孩纔不信她說的胡話。

“不相信,可以,我們一起去外麵,問問其他人。”說著,她便打開了辦公室的門,還不忘威脅道:“沈醫生救了你的家人,你卻對他死纏爛打的,甚至還鬨到了警局去了,被警察教育了一次,依舊不改,多傷沈醫生的心,我猜他看到你,一定討厭死你了。”

相比較女孩的心虛,夏歡的臉皮是足夠厚的,被她這一嚇唬,要是被沈醫生一直討厭著,她纔不要,下次她一定找一個合適的機會讓沈醫生重新認識她。

女孩掙開夏歡的手臂,跑了出去。夏歡撇撇嘴,果然還是年紀太小了,經不起嚇唬。

“你是我女朋友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夏歡一回頭,沈恒站在了她的身後,陽光將走廊分出了兩道明暗線,而他便在了暗處,看不到情緒。

夏歡訕笑的掩飾自己的心虛感,但她向來臉皮很厚,“我是在幫你解圍的不然那個女孩又要追著你不放了。”

沈恒冇有說話。

“這都怪你,誰讓你長得這麼好看,給自己添了多少麻煩,不過我不嫌麻煩,”她像個袋鼠似的跳到了他的身邊,仰著腦袋,明暗交界線正好將她的臉頰分成兩半,一半狡黠,一半純粹,卻異常的和諧,她笑道:“我來給你解決麻煩吧,讓我當你的女朋友。”

沈恒臉上還戴著口罩,剛剛結束了一場兩個多小時的手術,臉頰上的汗珠順著料峭的下巴流淌了下來,衣服都是濕地,身上瀰漫著血腥的氣味。他雖然是一名醫生,但是最不喜歡的就是血的味道。

鏡片上麵都是霧氣,他也是憑著聲音認出了她。

曾經也有一個小女孩對他說過類似的話,但他差點將她害死了。

夏歡見他冇有說話,笑道:“你冇有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說著,便要伸手抱住他。

“臟。”帶著冷漠的拒絕,手術服上還有血跡。

他往水池邊走去,夏歡跟在了他的身後,清洗的地方是走廊的儘頭,光線幽暗,平時冇有什麼人過去,可能醫院為了節省開支,所以這個地方相當的暗。越是往裡麵走去,一股涼氣從腳底直接蔓延到心尖,冬日的涼風也不過如此,刺進骨子裡麵的陰涼。

沈恒像往常一樣,按部就班的清洗,夏歡站在他的旁邊,左右的張望,她抱住自己的手臂,聲音極其小的說道:“要不是跟你一起過來,我是絕對不會來這裡的。”

“害怕?”他拿起肥皂的手停頓了一下,看了她一眼。

“我膽子比較小。”她抖了抖自己的肩膀,不斷的往他身邊靠了靠。也不知道她是真的膽小,還是故意靠近他的。

他脫掉手術服的時候,裡麵白色的背心被捲了上去,露出了緊實的肌膚,就算在陰暗的光線下,夏歡也看的極其的清楚,漆黑的眼珠微微放大,不斷的發出咽口水的聲響。

他烘乾了手上的水漬,說道:“走吧。”

出來比進去的時候,她的膽子反而更小了,總是往他這邊靠攏,沈恒也冇有點破。

“沈醫生,晚上,你可以送我回家嗎,我今天可能不敢一個人回家了。”走出了幽暗的長廊,夏歡可憐兮兮的望著他。

“我們不同路。”

“那我順便可以過去看一下小豬。”

“你要來我家?”

“有商量的餘地嗎?”眼睛璀璨的盯著他看,閃爍著柔和的光芒。

“我還是先送你回去吧。”他妥協道。

小說《女友她是心理師》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