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娜迦小說 > 神魂至尊 > 第4861章 平衡即永恒(大結局)

第4861章 平衡即永恒(大結局)

-

“若有來世!我會接受你的挑戰的!”

卓文目光看著手中的氣之本源核心,輕輕歎道。

他冇想到,帝釋天對他的執念如此之深,臨死之前,也在想著與他的戰鬥。

雖說帝釋天罪大惡極,而且做了許多天怒人怨的事情,但他在這最終一戰,也確實是在守護界外百域。

“麻兄!你冇事吧?”

卓文走至麻玉傑麵前,將後者扶了起來,低聲問道。

“還死不了!”

麻玉傑搖搖頭,目光則是頗為複雜地看向卓文,繼續道:“卓文!你身上的氣息好奇妙,我居然看不透?你繼承了質之本源了嗎?”

“我放棄了質之本源!因為我找到了屬於我自己的路,也悟出了屬於我自己的道!”卓文微笑道。

麻玉傑瞳孔微縮,他冇想到卓文居然放棄了質之本源,但他卻又看不透卓文的境界,後者到底是達到了什麼境界呢?

“卓兄!你……現在是什麼境界?”麻玉傑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好奇問道。

“道者,至精也,不可為形,不可為名,強為之名,謂之太一!我之道,謂之太一,故我之境界,謂之太一境。”卓文緩緩開口道。

“太一境?原來這世上真有這個境界!”麻玉傑喃喃自語,眼眸露出驚駭之色。

他與帝釋天境界相差不大,都是太古境圓滿,而天魔王應該是介於太古境圓滿與太一境之間!

而太一境,麻玉傑在前世太古神王的記憶中,曾聽說過,這等境界是混沌初開的境界,是萬物之始,萬宗之本。

據說,唯有悟出真正的道,方纔能達到這等境界,從而擁有與混沌平起平坐的力量。

這股力量,是真正能改變整個世界的力量,是淩駕於一切的力量。

麻玉傑一直以為,這個境界隻不過是傳說而已,因為混沌初開以來,從未有人達到過,因為一旦有人達到,那就能擁有改變世界格局的力量。

但現在,有人達到了,而這個人就是卓文。

“哈哈!卓文,我終於找到你了!你可知道,我找你找了多少年嗎?”

天魔王哈哈大笑,渾身魔氣滔天,降臨在卓文的對麵,一雙眼眸直勾勾盯著卓文,目光中充滿了複雜而渴望的神色。

“你找我是為了什麼?你這麼多年有想過嗎?”

卓文平靜地凝視著天魔王,問出了令後者臉色大變的問題。

對啊!

他尋找了卓文無數年,那麼,他到底是為什麼要找他呢?

他對卓文的唯一印象,就是從太古鴻蒙樹內落入時間長河的那驚鴻一瞥。

但就是那驚鴻一瞥,讓他升起了無限的衝動,那就是找到卓文。

這個目標始終貫穿了天魔王的一生,而他的所有的行為,都是以這個目標為基礎而展開的。

現在,他摧毀了太古星辰,也幾乎毀滅了混沌星空,最終尋到了他一直想要找的卓文。

但卓文輕輕這麼一個問句,卻徹底問住了他,令他迷茫,令他疑惑,甚至是令他痛苦。

“對!殺了你,我尋找你是為了親手殺了你!我就是為此纔會尋找你的!”

天魔王眼眸頓時變得赤紅,他發出驚天的爆吼,朝著卓文瘋狂地衝去,體內湧出滔天的魔氣,竟籠罩了大半個星空。

而且魔氣越來越熾烈,越來越恐怖,仿若要將整個混沌星空都吞噬進去。

“好恐怖!這天魔王竟然比剛纔更強大了!”

麻玉傑看著此刻瘋魔狀態的天魔王,眼眸之中露出驚懼之色。

就算是他巔峰時刻迎戰此時的天魔王,恐怕他絕不是對手,而且有可能直接被天魔王所殺。

燭皇、深淵之主、小金、小銀所有人,全都露出恐懼之色,同時也滿是擔憂地看向卓文。

天魔王太強了,卓文真的會是對手嗎?

“卓文!死吧,隻要你死了,那麼我尋找你這麼多年就變得有意義了!”

天魔王狀若瘋狂,瞬間衝至卓文身前,雙掌虛空相合,頓時間,卓文周圍的空間爆碎,一座巨大的魔棺出現,將卓文整個人都籠罩了進去。

“魔棺葬送!”

天魔王森寒的聲音傳來,那巨大的魔棺表麵,出現了一柄柄詭異的長刀,隨後紛紛刺入魔棺內。

“不好!卓兄……”

麻玉傑臉色變了,天魔王這一招太恐怖了,對他和帝釋天從來冇用過,恐怕是他的最強大的招式之一。

單單那魔棺表麵的一柄柄長刀,所散發出的魔性就讓麻玉傑感到恐懼和顫栗,現在居然全部都刺入魔棺內。

那麼,困在魔棺中的卓文,哪還有活路?

轟隆!

正當所有人絕望的時候,恐怖的魔棺轟然炸裂,卓文緩緩自裡麵走了出來。

“天魔王!你與我的層次,差的太多了!你不是我的對手!”

卓文一步步朝著天魔王走去,神色平靜,

古井無波,好似天魔王方纔那一招,對他隻不過是撓癢癢。

“好強大!”麻玉傑瞳孔微縮,旋即心中大喜。

卓文的強大,完全超乎他的預料,看來這次應該是穩了。

“太一境?怎麼可能?你應該與麻玉傑、帝釋天一樣,隻繼承一種本源之力而已,怎麼可能達到太一境呢?”天魔王臉色徹底變了。

“無,萬物之始!我天生無道根,契合萬物之始的道,所以我悟道了,跨越了太古,直達太一!三大終極本源,在我眼裡,與其他萬物又有什麼區彆呢?而我更不需要藉助那種力量!”

卓文腳步不停,繼續朝著天魔王走去。

在這一刻,天魔王感到了一股恐懼,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

“天魔鬼手!”

“聖魔邪焰!”

“魔魂淵海!”

“……”

天魔王開始瘋狂地施展壓箱底牌,一道道恐怖的魔之神通,如洪流般轟向卓文。

但這些魔之神通在轟在卓文身上大約丈許範圍,仿若被某種力量化解,紛紛潰散開來。

“天魔王!你曾有想過,你誕生在這個世上的意義嗎?”

卓文依舊在靠近天魔王,而他眼眸中卻依舊平和,但在平和之中,還有著一抹憐憫之色。

“意義?”

天魔王不斷後退,在聽到此話後,身形一僵,眼眸深處的迷茫之色越發的濃鬱。

“我的意義就是殺死你!對,就是殺死你,然後一統整個世界,讓所有生靈都匍匐在我的腳下!”

天魔王臉上變得格外猙獰,他惡狠狠地吼道,卻不再退後,開始瘋狂朝著卓文衝來。

對!

他生來的意義是殺死卓文!

隻要殺死了卓文,那麼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

所以,他退什麼,他隻要殺了卓文就行了。

天魔王距離卓文越來越近,他渾身的魔氣越來越熾烈,魔威越來越恐怖,整個星空都被他影響,被無窮無儘的魔影所充斥。

卓文緩緩伸出右手,輕輕向前一推,落在了天魔王的胸口處。

天魔王極快的速度,瞬間停止,身形由極動化為極靜。

而卓文的手掌落在他的胸前,開始一寸寸朝著他的體內推進,他能清晰地聽到,他的胸骨不斷凹陷崩碎的脆響。

最終,卓文的手掌貫穿了天魔王的胸口,從他的背後直接穿出。

“天魔王!在你誕生的那一刻起,你的命運就是為了今日的死亡,也是成就這個世界最終的平衡的犧牲品!”

卓文輕輕一歎,右掌一旋,玄妙的力量暴湧而出,天魔王整個人倒飛而出,朝著下方不斷的墜去。

卓文這一掌,蘊含了太一境真正的玄妙之力,徹底超過了天魔王所能承受的範疇。

天魔王隻感覺自己的意識在不斷模糊,他的雙眼變得很沉重,他的身體變得很僵硬。

他的雙眼努力睜開了一雙縫隙,他看見了卓文的身影,他依舊在上方俯視著他,目光平和中帶著一絲憂傷和憐憫。

他的腦海之中,不由得想起無數年前,他還是懵懂的魔嬰的時候,他也是不斷下沉,被動地看著卓文在離他遠去。

原本那種感覺,他已經忘記了。

但現在,當年的記憶,逐漸席捲向他的腦海,他恍然明白,他為什麼要一直尋找卓文了。

他是不甘,也是不捨,更是憤恨!

他不想被拋棄,那種被捨棄的孤獨感,他難以忍受,所以他恨卓文,也恨將他誕生於這個世界的太古鴻蒙樹。

“或許!我本該是孤獨的,是不該存在的存在!”

天魔王喃喃自語,緩緩閉上了雙目,而他的身軀不斷潰散,最終化作了無數黑色光點,消失在了這片星空之中。

“對不起!”

卓文默默看著消散的天魔王,輕聲低喃著。

在突破太一境後,他就明白,這最後一戰,冇有誰是真的對,也冇有誰是真的錯!

所有人都是犧牲品,為秩序重新平衡的犧牲品。

“天魔王死了!我們勝利了!”

麻玉傑看著那潰散的天魔王,先是一愣,旋即興奮地大笑。

而燭皇、深淵之主等人也都是輕籲了一口氣,無數太古神更是歡呼雀躍。

魔虛機以及殘存的天魔軍,則是垂頭喪氣,個個縮在星空角落,瑟瑟發抖。

天魔王死了,他們天魔一族恐怕也到了滅亡的時刻,他們知道,太古神、混沌星空的生靈不會放過他們的。

“卓文大人萬歲!”

“卓文大人萬歲!”

“……”

混沌星空中,無數太古神、混沌星空生靈,都在歡呼著卓文的名字,個個都滿臉崇拜地看著卓文。

但卓文卻並無勝利的喜悅,反而是充滿了哀傷。

“你們要感謝的不是我,而是所有在這場戰鬥之中犧

牲的人,是他們的犧牲,才最終迎來了這最後的和平!難道你們還不明白嗎?”

卓文聲音不大,卻撼動了每個人的心靈。

一瞬間,歡呼聲都停了下來,所有人都不由得抬頭看向卓文。

“從今日起!混沌星空,不再有高低之分,不再有貴賤之彆,萬族生而平等,生靈物競天擇!我是新的秩序守護者,這片世界新的秩序,由我來重新修複和維持!”

卓文緩緩述說著,而他渾身散發出璀璨的光芒,他沖天而起,懸於星空最高頂。

“麻兄!借你形之本源一用!”

卓文看向麻玉傑,後者倒也冇有猶豫,直接將頭頂的紫金神冠取下,交給了卓文。

而卓文則是取出了氣之本源和質之本源,將三大終極本源之力緩緩融合在了一起。

“從今日起,新的秩序將會重新形成!而新的世界也將重新締造。”

卓文言出法隨,聲音剛出,無數的光點自三大本源之力之中湧出,灑向整個混沌星空,灑向高懸於上方的黯淡的太古星辰,灑向掛在太古鴻蒙石上的無數星空果實。

“從此,新世界冇有太古星辰,冇有星空界域,冇有星空果實,唯有三界,我稱之為人、神、魔三界。”

“三界擁有各自的終極本源之力,能量均分,互相掣肘,以此達到三界平衡!”

卓文聲音幽幽傳出,無數生靈駭然發現,龐大的太古鴻蒙樹不斷變化扭曲,竟化作了紫色的巨大空間。

“此為人界,人、妖、鬼等萬族棲息於此!”

而混沌星空無數的界域碎片,重新凝聚,形成了一道漆黑的龐大空間。

“此為魔界,太古天魔殘存族人,便在此處定居!”

高懸在星空深處的太古星辰,不斷擴張,形成白色的巨大空間。

“此為神界,太古神殘存族人,就居於神界之中!”

卓文僅僅幾句話,幾個動作,居然就讓整個混沌星空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等手段,猶如真正的創世主一般,徹底驚呆了在場所有人。

“這就是太一境嗎?這也太恐怖了吧?卓兄完全是在改造這片世界,這手段我根本難以想象!”麻玉傑喃喃自語,對卓文滿是敬畏之色。

“卓兄!太古天魔應該斬草除根,他們是萬惡之源,不應該給他們任何的棲息之地啊!”麻玉傑猶豫片刻,掠至卓文身邊,低聲勸道。

卓文搖搖頭,道:“麻兄!你的眼界還是太狹隘了!引起這片世界混亂的,並非真的是太古天魔,真正根源出在太古神上,而太古天魔隻不過是前期牽製太古神,延緩秩序破壞的速度的犧牲品而已!”

“在這個世上,有光明就有黑暗,有正義就有邪惡,有正麵就有反麵!任何一種的缺失,那就會造成另一種的氾濫,就會造成最終的失衡!”

“我劃分三界,是想要真正平衡這個世界,維護這個世界的秩序,讓真正的悲劇不再發生!”

聞言,麻玉傑愣住了,目光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卓文所說的這一切,他從來都冇有想過,也不會刻意去想。

但現在,卓文一席話,隱隱讓他明白了這個世界的真諦,把握到了他以前從未接觸到了道理。

“這就是悟道與未悟道的差距嗎?我總感覺你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個螻蟻一般。”麻玉傑苦笑道。

卓文淡笑道:“麻兄!你是新一代太古神王,以後神界的建設,就靠你了,希望你能將太古神真正引入正途!”

“卓兄!那你呢?”麻玉傑怔住了。

“隻要三界在,我便在!去吧,神界的通道我已經為你打開了!”卓文指向遠處白色空間上的巨大漩渦,微微笑道。

麻玉傑目光複雜,他明白,卓文修為達到了一個全新的層次,看透了世界的真諦,眼界與他自然也完全不同了。

“以後還能見到你嗎?”麻玉傑輕歎問道。

“我們永遠都是朋友!”卓文認真地回答。

麻玉傑笑了,雖然卓文冇有明確回答他的問題,但卓文這個回答已經足夠了。

當麻玉傑率領著殘存的太古神進入神界以後,卓文來到了魔虛機以及殘存的天魔軍麵前。

“魔卓大人……”

魔虛機緩緩跪在地上,其餘天魔軍也紛紛跟著跪下來,眼眸中哪還有凶厲,隻剩下敬畏和恐懼。

“去吧!魔界以後就是你們的棲息之地,魔虛機,你將是新的一代魔界之主,但你需要將天魔一族真的引入正道,否則的話,天魔終究在劫難逃!好與壞,皆在一念之間。”卓文淡淡道。

魔虛機緩緩抬起頭,直視著卓文,眼眸深處露出明悟和堅定之色,道:“魔卓大人!我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說著,魔虛機很乾脆地帶著殘存天魔軍,進入了漆黑的魔界。

“燭皇、深淵之主以及所有界外百域的生靈,你們就進入人界吧!人界是三界相對最為完善的世界,裡麵擁有無數太古鴻蒙樹的星空果實中的

生靈,但基礎也是最薄弱的!”

“人界大部分生靈還未開化,需要你們前去佈道,傳下真正的道統,讓他們迅速強大起來,這樣他們才能慢慢追上神界與魔界,最終成就三足鼎立之勢。”

卓文聲音輕柔,卻充滿了威嚴和肅穆,令燭皇、深淵之主等無數生靈不由自主對卓文信服。

“謝謝卓文大人!”

燭皇、深淵之主等人真心誠意的向卓文道謝,旋即才進入了紫色空間的人界。

時間悠悠而過,百年、千年、萬年……

三界建立以後,人、魔、神開始迅猛發展,各自衍生出各種各樣絢爛的文明,無數天纔出世,開啟了真正的大世紛爭。

但三界發展都頗為均衡,所以雖然偶有摩擦,卻基本無傷大雅,畢竟三界相互掣肘,保持了微妙的平衡。

而這個平衡,也為三界帶來了真正的長久的和平,無數生靈休養生息、繁榮昌盛、欣欣向榮。

人界,中央皇庭。

燭皇、深淵之主端坐在主位上,聽著手下來報,眉頭微微蹙起。

“都過去數萬年之久了,三界徹底維持了平衡!但卓文大人卻是人間蒸發了,還有龍家族人也毫無訊息,他們到底去了哪裡?”深淵之主愁眉苦臉地道。

“哎!金奧以及許多龍族都被卓文大人放出了大世界,以前他們還能聯絡下小黑,現在小黑也不再發訊息過來了!這算是徹底斷了線索了!”燭皇唉聲歎息道。

燭皇、深淵之主,作為人界最高主宰,此刻卻在唉聲歎息,這若是被無數人界萬靈知道,恐怕就要驚呆眼球了吧。

不僅是燭皇和深淵之主,魔界之主魔虛機、神界之主麻玉傑,也在尋找著卓文的訊息。

可惜,就算是魔虛機和麻玉傑,也毫無頭緒,他們都在疑惑著,這些年卓文到底去了哪裡?

隻是,他們冇注意到的是,數萬年來,有一顆很特彆的塵埃,一直在三界飄蕩,從未落於地麵。

在這顆塵埃深處,存在著一處龐大的世界。

這處世界,生機盎然,絢爛多姿,仿若人間仙境一般。

這便是卓文的大世界。

大世界內,存在著許多凡人,這些凡人並未接觸過真正的修煉之法,他們遵循著天道循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經曆子孫滿堂,生老病死。

大世界中,一處偏僻的村落內,一名普通的青年,默默坐在簡陋的庭院中,專心致誌地雕刻木雕。

他麵貌平凡,皮膚呈小麥色,身上穿著粗布衣服,看上去就是個普通的農村青年。

“夫君!無敵他又偷偷溜出大世界去了!都過去數萬年了,無敵也早已長大成人了,怎麼還跟小時候一樣頑皮啊!”

茅草屋內,一名身著青綠布裙的少婦,緩緩走了出來,美麗的麵龐上滿是擔憂之色。

“辰雪!兒孫自有兒孫福,無敵想出去闖闖,就讓他闖闖好了,隻要他不用真名,他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小黑是不是跟去了?”青年放下木雕,看著眼前的青綠布裙少婦,微笑道。

“對!石破天也跟去了!”慕辰雪無奈地道。

“破天這小子,怎麼一點都冇長大啊!居然也跟著無敵和小黑瘋!”青年搖頭失笑。

青年正是卓文,在創造出三界以後,他就不再過問三界之事,而是開辟了大世界,與家人隱居在了這裡麵。

卓文也明白了真正的大道,明白了無為之治,所以大世界的發展,他再也冇有插手過,無數生靈的繁衍與進步,都靠他們自身的造化。

這也是大世界中凡人居多的原因,卓文反而更喜歡這種氛圍。

甘於平凡,反而能讓他的內心得到真正的寧靜。

而龍家也認同了他的理念,無條件跟著他進入了大世界中過著隱居的生活。

“夫君、辰雪姐,無敵他闖禍了!這小子把自己身份暴露出來了,魔虛機、麻玉傑、燭皇和深淵之主他們四人找上門來了!”

裡屋中,身著淡紅布裙的墨言無殤,匆匆走出,取出通訊玉符遞給了卓文和慕辰雪。

“那我就與他們談談吧!”

卓文搖頭一笑,袖袍輕揮,大世界上空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隨後四道流光橫掠而來,出現在了卓文所在的庭院之上。

這四人不是彆人,正是燭皇、深淵之主、麻玉傑和魔虛機,也是當今三界真正的主宰般的人物。

而這四人的出現,徹底驚動了卓文所在的這處村落。

若是仔細觀察,會發現這個村落居然全部都是龍家族人。

龍曉天、鳳夕瑤、呂寒天、段誌鵬、單靈韻等人也被驚動,紛紛從各自的木屋中走了出來。

“是麻玉傑、燭皇他們!真冇想到他們找上門來了!”龍曉天目光閃爍地道。

“此事就由文兒來處理吧,文兒知道該怎麼做的,我們就不要瞎操心了!”鳳夕瑤拉了拉龍曉天的衣角道。

“嘿嘿!夕瑤大人說得對,這種棘手的事

情,還是交給卓文吧!我們繼續去乾活吧,今天我還要砍很多木柴呢,不然回去交不了差,可要被媳婦說死!”

呂寒天扛著柴刀,拍了拍扛著鋤頭的段誌鵬,便是自顧自地離去了。

“無殤的米酒很好喝啊!今天來客人了,我應該可以去蹭蹭米酒!”

單靈韻兩眼發光,想都不想,就朝著卓文的庭院撲去,卻被段誌鵬一個手刀攔截了下來,隨後一把將單靈韻提了起來。

“靈韻大師!三界之主過來,應該是談大事,我們還是不要打擾他們為好!”

說著,段誌鵬右手扛著鋤頭,左手提著單靈韻,頭也不回地離開,至於單靈韻張牙舞爪的掙紮,完全被他無視了。

庭院中。

卓文擺好木桌,放好五個木凳,請燭皇、麻玉傑等四人入座。

“卓兄!你這就不厚道了啊,建立了三界後,就當了個甩手掌櫃人間蒸發了,這一消失就是數萬年!”麻玉傑坐了下來,大大咧咧道。

“魔卓大人!我找你可是找的很辛苦啊!”魔虛機連連點頭,語氣還有些抱怨。

燭皇、深淵之主更是如小雞啄米般點頭。

“四位!你們難得來一次,就不要談這種沉重的話題了!”

卓文搖搖頭,旋即對裡屋喊道:“辰雪,你最拿手的毛豆燒雞做一份,無殤把你釀好的米酒來幾壇!”

“就知道使喚人家,你自己不會動手啊!”

裡屋內,傳來慕辰雪那頗為牢騷的抱怨,但雖然她嘴上這麼說,但身體很誠實地開始在廚房裡鼓搗著毛豆燒雞。

而墨言無殤則是雙手提著兩大壇米酒走了出來,卓文連忙上前將米酒接了過來,同時口中像抹了蜜一樣誇獎無殤的賢惠。

當然,在聽到廚房裡傳來巨大的敲擊聲,卓文連忙進入廚房把慕辰雪也安撫了一番,這才走了出來。

“四位!無殤釀造的米酒,可是味道極佳,口感醇厚,來一起嚐嚐!”

卓文打開蓋子,給四人分彆倒了滿滿一碗,又給自己倒了一碗,端起碗就一飲而儘。

四人目光怪怪的,看著周圍的一切,以及卓文的表現,若非他們知道卓文的身份,還真的以為這就是個普通的村落,而眼前就是個普通的農村漢子。

“對了!無敵、小黑和石破天三人怎麼樣了?他們偷跑出去後,君安擔心死了,經常來我這裡抱怨!”卓文喝完米酒後,砸吧砸吧嘴,這纔看向眼前目瞪口呆的四人問道。

“哦!卓無敵、小黑和石破天都很好,目前在人界遊曆,我派出的強者一直都在保護著他們!”燭皇連忙道。

“卓兄!以後你就彆再躲著我們了?此次若不是卓無敵暴露,我們還找不到你呢?還有你是三界的救世主,為何要隱居於此呢?以你的功績,是可以真正統領三界,並且維持三界真正的穩定!”麻玉傑看向卓文問道。

不僅是麻玉傑、燭皇、深淵之主以及魔虛機也看向卓文。

他們也不太明白卓文這麼做的用意,明明擁有改變世界的力量,為何偏偏要隱居起來呢?卓文的力量是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讓三界變得更加繁榮昌盛,讓整個世界都變得更加完美。

“穩定從來不是由力量來維持的,而是靠人心來穩固的!三界的穩定並不需要我,而是需要你們這樣的領袖來引領人心!不用說這些了,我們繼續喝,辰雪的毛豆燒雞也好了!”

卓文又為四人倒滿了米酒,慕辰雪也從裡屋端出了毛豆燒雞。

墨言無殤則是很乖巧地跟著慕辰雪,一起在廚房裡鼓搗其他的菜肴。

五人在庭院中,一邊喝著米酒,一邊吃著兩女端上來的菜肴。

他們喝了很久,說了很多,也一起回憶了以前諸多往事。

然後,燭皇、深淵之主、麻玉傑和魔虛機四人都醉了。

“夫君!你是故意將他們灌醉的?”慕辰雪、墨言無殤走出裡屋,看著醉的不省人事的四人。

“不是我灌醉他們的,而是他們自己想醉而已!”卓文平靜地道。

“夫君!你打算答應他們,去掌管三界嗎?”墨言無殤忽然問道。

卓文搖搖頭,道:“三界從來不需要能掌管三界的人,我若真的去掌管三界,那就會打破平衡,到時候與以前的時代又有什麼區彆呢?”

“這是我最後一次見他們了,該說的我也已經說了!以後,我不會再捲入任何的紛爭,隻想與你們永遠相守於此,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豈不是快哉!”

卓文走上前來,輕輕擁住了慕辰雪和墨言無殤,而兩女滿臉柔情,同樣擁住了卓文。

當燭皇、深淵之主、麻玉傑和魔虛機四人清醒過來後,他們發現他們已經不在卓文的大世界中,而是各自寢宮之中。

“平衡即永恒!望君謹記此言!”

他們四人腦海中,緩緩響起卓文的聲音。

他們先是一愣,旋即露出明悟之色,默默將卓文的這句話烙印在了心裡深處。

自此

三界再也冇有卓文的任何記載,仿若這個世上,從無卓文這個人。

但總有那麼少數人,他們心中一直都銘記著‘卓文’這個名字。

因為,在很久很久以前,這個叫做卓文的人,曾拯救了這片星空,這個世界……

【全書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