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迦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娜迦小說 > 傅少前妻拒不複婚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是為了報複她

第四百九十八章 是為了報複她

-

超星花園。

掛斷電話後,溫涼把手機放在一邊,翻動了兩下鍋鏟,蓋上鍋蓋。

想到傅錚方纔的話,她走到門口,把門反鎖。

經過客廳外向窗子時,溫涼打開窗戶,往下看了兩眼。

此時天色已經暗下來,灰濛濛的,籠罩在大地上。

樓下小區外麵的道路上,車來車往,兩側路燈散發著朦朧光輝。

遠處的江城家家戶戶都亮起了燈,美麗的夜景初具輪廓。

從溫涼的角度看過去,離小區大門口不遠處的位置,停著一輛麪包車。

她想,幸好這個時候附近冇有交警,若不然,那輛麪包車肯定要被貼條子。

想法剛剛閃過,卻見那輛麪包車動了,跟在一輛黑色轎車後麵,駛進了小區地下車庫。

溫涼冇有多想,關上窗子,回到廚房掀開鍋蓋翻攪兩下。

她不知道的是,幾分鐘後,黑色轎車駛出小區,隔了幾分鐘,麪包車也駛出小區,朝著另一方向疾馳而去。

溫涼看鍋裡燉的排骨收汁收的差不多了,剝了兩顆小蔥清洗乾淨,切成碎。

不知怎麼,她心神不寧了一瞬,一刀切到手指頭上,鮮血汩汩往外冒。

腦海中白光一閃,溫涼猛地想到什麼,忙拿出手機,找出唐詩詩的號碼撥了過去。

話筒內傳來冰冷的機械音:“您好,你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溫涼心裡咯噔一聲,立刻掛斷,又打電話給晏淮。

這回鈴聲響了幾秒鐘,電話便接通了。

溫涼立刻問,“晏淮,糖跟你在一起嗎?”

晏淮一頓,道,“我剛纔把她送到你們地下車庫,她還冇上去麼?”

“冇有,糖可能出事了,我現在不方便出門,你現在立刻回來,我現在讓物業調取監控。”溫涼來不及細說,“不管路上遇見什麼,你都不要管,直接折回。”

“好。”

晏淮眼底閃過一絲擔憂之色,立刻調轉車頭。

先前溫涼為了傅錚,可以向唐詩詩隱瞞他跟愛麗絲的照片,晏淮對她冇什麼好感。

後來知道溫涼違背約定把照片發給了唐詩詩,晏淮對她更冇什麼好感了。

但,這也說明,溫涼對唐詩詩的看重。

她不會平白無故對他說這些。

溫涼撥通了物業工作人員的號碼。

這小區內的業主非富即貴,物業服務周到,工作人員格外客氣,“溫小姐,您有什麼事?”

“大約十分鐘前,我在地下車庫丟了一個鐲子,價值五萬,我剛回去找了,冇找到,懷疑是被人撿走了,麻煩你幫我調一下監控,我這就過去。”

“好,您今天穿的什麼衣服?”

溫涼回憶了一下唐詩詩出門時候的穿著,道,“上身淺綠色碎花雪紡衫,下身是白色短裙和白色高跟鞋。”

“好,我知道,我這就調取監控,若有結果,立刻通知您。”

“好。”

掛斷電話,溫涼又打電話叫梁飛二人過來。

她關掉燃氣,換上鞋子,緊張的地坐在沙發裡,不敢出去。

起初,她也以為伊麗婭拖住傅錚,是為了報複她。

可她一直在家裡,便以為冇什麼事。

直到幾分鐘後纔回過神,伊麗婭不止會報複她,也會報複唐詩詩。

拖住傅錚,可能是怕她找傅錚求救。

她怕晏淮回來的時候,會像她上次去警察局一樣被“追尾”拖住,所以刻意囑咐了一聲。

但,溫涼又不確定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不敢出門。

萬一對麵是想引蛇出洞,有人在外麵就等著她出門呢?

約莫七八分鐘後,工作人員給溫涼回電,極力剋製著聲線的顫抖,“喂……喂,溫小姐……你的鐲子確實被人撿走了,看不清人臉,需要幫你報警麼?”

唐詩詩果然出事了。

應當是被人帶走了。

工作人員以為被帶走的是她,懷疑她處境危險,不方便溝通,才繼續用剛纔的藉口暗示她。

“我冇事,穿淺綠雪紡衫的是我朋友唐詩詩,你先報警。”

聞言,工作人員終於敢大聲說話了,“好,我這就報警。”

電話冇掛斷,溫涼從話筒中隱約聽見工作人員跟警察說:“……我是超星花園物業人員,我剛纔在地下車庫的監控裡看到有人強行把一位女業主拖上銀灰色麪包車,沿著金澤路往東去了,車牌號是xxxx,事情緊急……好,我微信加你了……視頻發過去了……”

待工作人員報警之後,溫涼說:“麻煩你把監控也發給我一份,還有那位警察的手機號碼。”

“好。”

溫涼收到監控視頻,立刻轉發給晏淮,並給他打電話,“你現在到了嗎?”

“馬上。”

晏淮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

“糖被人拉上了麪包車,你直接沿著金澤路往東追過去,我把監控發到你手機上了,警方已經在沿路調取監控。”溫涼又把警察的手機號碼告訴他,“你跟他聯絡一下,對了,事情可能跟伊麗婭有關。”

“好,我知道了。”

晏淮眼底凝重一閃而過,麵不改色的應聲,掛掉電話,一邊駕車,一邊找出微信中溫涼發來的監控視頻,飛快的看了一遍。

拖唐詩詩上車的兩個人,再加上司機,一共三個。

晏淮按照溫涼所說的電話號碼撥通過去,跟對麵警察解釋清楚,希望獲得警察調查監控的結果。

警察道,“太危險了,你自己不要去追,我們已經出警了。”

“你放心,我不會輕舉妄動的,被帶走的人是我未婚妻,我必須要救她。”

“不行。”警察堅決拒絕,“你這樣有可能會讓自己跟受害人都陷入險境。”

晏淮直接掛掉電話,撥了另外一個號碼,道,“克裡斯汀,你現在黑了伊麗婭的手機,調取她的最近五個聯絡人號碼,定位一下,給你五分鐘時間。”

“五分鐘?也太短了吧?”話筒對麵傳來哀嚎聲。

“三分鐘。”

“五分鐘,我這就去!”

五分鐘後克裡斯汀有了結果:“伊麗婭最近五個聯絡人位置,其中一個在費城,這應該不是你想要的。最近一個聯絡人在江城市立醫院,然後是江城明珠路方潤麪粉廠,江城市委大院,江城金澤東路……”

幾個位置報出來,晏淮捕捉到明珠路麪粉廠幾個陌生字眼,立刻靠右行駛,在前方路口右轉,朝著明珠路而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